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探问民营书店的生存空间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7-02 13:15:26

探问民营书店的生存空间

继今年上半年第一次和国营书业在天津书展大规模同台参展之后,在8月的上海书展上,民营书店显得同样声势浩大。来自北京和华东6省的74家较有影响的民营书业携1万余种图书登陆上海书展。然而在看似辉煌的背后,民营书业的种种隐忧也逐渐显露。 曾经红遍上海大街小巷的“诚品书店”在一夜之故乡遥间销声匿迹;着名连锁书店席殊书店去年底因拖欠书款被告上法庭;曾名噪一时,把分店开到北京王府井的“思考乐书局”因财务问题被收购;更有多如牛毛的民营小书店兴起了又破灭……民营书店的生存空间不断经受着市场的考验。 “平等经营”难平等 2003年9月1日,国家出版总署颁发了新的《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首次规定具备一定资格的民营企业可以申请出版物国内总发行权及批发权。这意味着,民营书店“二渠道”的帽子终于被摘掉,可以和新华书店公平竞争了。今年8月,国家又专门出台条例,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到文化产业中。门开了,但民营书店的经营之路走得并不平坦。虽然平等经营图书的权利来了,但是和新华书店等国有书店相比,民营书店的先天不足相当明显。 除了自身的问题外,民营书店要面临的是整个图书行业为之苦恼的外部困境。开书店,曾被喻为门槛最低的行业之一 ———付1个月的房租,向出版社要3个月后结账的书便可开张。不过,民营书店想摆脱原有地位,可靠的资金支持不可或缺。“而如今的民营书店很难获得银行贷款,民营书店发展很多卡死在资金瓶颈上。”上海季风书店总经理严博飞说。上海市书刊发行业协会会长张金福介绍说,思考乐书店关张的直接原因是大股东的突然撤资,虽然书店能够盈利,但没有可靠的资金支持,做大、做强仅仅是梦想。 思考乐正大店,面积5000平方米,2003年8月29日在上海浦东最热闹的商圈开业。一年半后,书店关张了。书店算了一笔账:一年的营业额1200多万元,但房租却高达450万元。一般图书的进价在6.5折,除去运输等成本,到达书店为6.8折,差价为32%。这样算来,不包括会员卡购书打折在内,1200万元的营业额利润约在384万元。同时6%的税、8%的人工等,加在一起有228万元,再付出450万元的房租,最终每年亏损280万元。 一江之隔的上海书城18000平方米,面积是思考乐正大店的3倍以上,1年的租金却只要250万。原因是国营的上海书城是公益性租房,而思考乐却是商业租房。 当然,高昂的租金成本不仅是民营书店,而是任何新设书店共同面临的问题。2001年开张的上海浦东东方书城,由上海新华发行集团组建,但每年500万的租金迫使书店开业后迅速从地上转入地下室经营。 一位上海出版社总编解释道,合肥市夺八杯第二届黑八公开赛我国图书定价对出版、印刷和销售环节所预留的利润大约是各三分之一。但是这一比例是根据计划经济时代的情况制定的,当时的出版、印刷、销售都属国有,所以书店没有租金成本开支。但是市场条件发生了变化,新设书店越来越多,然而图书定价结构并没有随市场条件变化而变化,于是因高昂的租金成本,下游利润被大大削弱了。 图书市场的泡沫也同样挤压着民营书店的生存空间。去年全国出版图书超过20万种,而1985年全国出版图书仅4.65万种,图书市场似乎欣欣向荣。1985年,全国图书销量是61.6亿册,2003年是67.96亿;1985年图书库存15.59亿,2003年却超过400亿。 虽然同样面临这个图书市场的困境,但不能忽视EXID主打曲性感美爆棚时隔2年完全体回归的是,2003年,全国图书总印数66.7亿册,其中课本就占了32.54亿册。图书行业的利润一半以上来自课本、教辅,而这一块恰是民营书店至今难以染指的。 今后的路怎么走 民营书店的大旗能不能一直撑下去?这并不仅仅是书店本身的问题。重新理顺出版、印刷、零售的利益分配关系,行业标准和行业规范的建立,国民读书热情的拯救,国家政策的扶持都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在千篇一律的新华书店之外,民营书店专业化不失为一种出路。上海的季风书店、苏州蓝色书屋、南京先锋书店……这些在当地大名鼎鼎的民营书店无一例外都走了一条和新华书店不同的道路。 “枫林晚”书店,对于在杭州从事人文社科研究的人群而言,这个名字已经很熟稔了。“枫林晚”的老板朱升华经营这家店已达8年之久了,对于现在时尚的“规模经营”,朱升华有自己的理解。民营书店的消费者大多是就近消费者,商圈的局限性很明显,消费群体也有别于新华书店的“大众”,是特定的“小众”,并且基本处于稳定状态,所以单个店的规模不能向新华书店看齐,店面如果超出所需,就是浪费了。朱升华认为,民营书店要追求规模效应,就必须跨出现有区域,到其他目标市场上做小专业小连锁的文章。枫林晚目前已开出了7家连锁店,杭州两家、宁波两家、金华一家、湖州一家、北京一家。朱升华说,下半年他还准备再开一两家连锁字号。 朱升华认为,图书业目前还是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封闭的行业越来越开放,为进入者提供了很多种发展的可能性。“市场越开放,政策上就越平等,新华书店的政策优势、先发优势会慢慢弱化,民营书店的国民待遇会逐渐回归,上海名极一时的思考乐书店虽然折戟,但取而代之的大众书局依然有民营资本的背景,假以时日,书店同样也能成大气候。”朱升华说。 企业介入到文化产业,从战略上可以提升企业的品牌和社会形象;另一方面,书中的确有“黄金屋”。杭州市文化广电出版局市场管理处余建明认为,文化资源本身是稀缺的,而且目前的利用率还很低,完全有空间进行充分挖潜。 没有足够的资金,民营书店无法在规模连锁上走得更远,也无法与野心勃勃的贝塔斯曼、时代华纳等外资抗衡。贝塔斯曼现在杭州已开了3家连锁店,它以雄厚的资本为后盾,用“买断”的方式,以4折价从出版社进货,在8折的零售价格之下仍有大量的获利空间。中国的民营书店要与其角逐,必须有强大的资本杠杆来撬动。因此,朱升华很希望有关部门或媒体牵线搭桥,促成“枫林晚”与民企资本合作,做大品牌。 当零售业做大后,作为中间地带的批发业务将趋向偏平化,零售商直接向出版商进书将成一种趋势,而且目前书刊的利润大头在出版源头上。朱升华认为,零售书店做大做强就应该利用自己的资源与出版社合作,向“源头”要利润。他有自己的设想,准备成立图书策划公司,利用自己的“地头”优势、文化圈优势,做图书文化经纪人,把读者关注的浙江作家、浙江评论家签约到手上,与出版社、发行公司合作出书、发行。 “做书是要有点理想的” “做书是要有点理想的。”席殊图书公司董事长席殊的话听上去有些悲壮。民营书店的生存空间不是和国有书店去争抢、瓜分已有的蛋糕,而是要共同把蛋糕做大。 在上海福州路口的繁华商铺,季风书店又一家分店开张。严博飞颇为自豪地说:“我是以低得惊人的价格拿到这块旺铺的。”旺铺以低价租给书店,在国外已是惯例。对商场来说,书店的进入也是对商业结构的完善。 在经过了2001年到2003年的迅速扩张后,今年以来上海明君书店将30家门店压缩了一半,董事长明君说:“关掉是为了内部整合,整合是为了能够符合规律、合理地发展。”的确,民营书店的经营之路还需要业内人士在市场规律下慢慢摸索。 “图书业还是大有机会的”,杭州冠佑书店的罗富安对此很有信心。他认为,虽然电视、络等媒体的兴起,夺走了部分消费者,但书的魅力是其他任何载体取代不了的;而且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终身学习的观念会越来越深入人心,这为书业的进一步繁荣提供了可能。 (来源:《深圳商报》)

相关推荐